您的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百万人围观,他对企业面临的两大难题提出这些大胆建议

来源:www.jiamingky.com 点击:1588

原标题:数百万人观看。他对企业面临的两大问题提出了这些大胆的建议

姚洋认为,目前企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一是复工缓慢,二是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尚未解决。要加快恢复工作,在湖北以外的地区,要学会处理零星案件,同时要放开银行业。

温| 《中国企业家》记者

编者|米娜

头像照片|潘登

疫情下的宏观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企业复工不容乐观,国际发展形势不容乐观3月13日晚,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姚洋在直播《中国企业家》“春播行动”时,用了三个“不乐观”的词来形容当前的形势,并表示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影响远远大于当年的“非典”。与此同时,超过100万人观看了网上直播。

首先,二月份国内经济受到了疫情的重创。姚洋用三组数据来说明形势的严重性:第一,2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均称为采购经理人指数,指采购经理人指数,可以反映经济变化趋势)为35.7%,比上个月下降14.3个百分点,这是他作为经济学家看到的最低纪录。其次,服务业商业活动指数为30.1%,较上月下降23个百分点。第三,在进出口贸易方面,出口和进口都下降了,出口下降了17.2%,进口下降了11%。

其次,虽然很多企业已经逐渐恢复工作,但情况并不乐观。姚洋指出,制造业企业的劳动报酬率很高,服务业的劳动报酬率很低,中小企业的劳动报酬率很低,有的地区甚至有“假劳动报酬”。

第三,从国际的角度来看,新的冠状肺炎有进一步蔓延的趋势。它是否能被有效控制还不清楚。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借鉴中国的“城市封闭”经验。姚洋认为,中国股市仍处于波动状态。如果疫情被忽视,股市将继续处于动荡状态。他还提到,美国的两个导火索是由不明疫情引起的。

"美国股市和经济实体紧密相连,有两个渠道将它们传递给实体经济。一是股市下跌将影响人们对未来的预期,导致投资和消费下降。第二个是间接渠道,这是金融业自身产生的连锁反应。就像2008年的金融危机一样,股价下跌会给一些以股价为基础定价?牟反绰榉常⒍哉庑┎凡好嬗跋臁!彼衔得拦靡丫胨ネ嘶刮惫纾绻墒屑绦碌;筒惶赡鼙苊狻H欢时究赡艽庸饬魅胫泄嗣癖叶悦涝幕懵式徊缴怠?

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中国的主要问题在于复工缓慢和民营企业融资问题尚未解决。目前,帮助民营企业脱困的主要方向是全面重返工作岗位。一旦经济发展停止,所有的救援措施都将“无用”。“同一天,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在3月16日对符合评估标准的银行实施0.5至1个百分点的目标下调。此外,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将被额外定向下调1个百分点,以支持普惠金融贷款的发放。上述定向减持将释放5500亿元的长期资金。

姚洋认为,发行5500亿元长期基金一方面有利于民营企业,另一方面也能在很大程度上稳定股市。另一方面,有必要借此机会解决“毛细管堵塞”问题,使资金真正到达需要解决资金问题的中小企业手中。

要恢复工作,必须学会处理零星的情况。

中央政府一再要求各地促进有序复苏

这两者本身就是矛盾的。小微企业迫切需要有序恢复工作和劳动力,但疫情尚未得到完全控制,人员流动和聚集造成的感染风险无法完全排除。“很难有条不紊地回去工作,也很难确保没有新的工作。”

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姚洋建议,政策层面应该转变观念,放弃“零加成”的要求,因为“实现连续的“零加成”是非常困难和昂贵的”。与此同时,他还建议取消“一票否决”,并释放地方当局,以便他们能够承担责任。“新加坡模式”可供湖北以外地区借鉴由于许多省份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出现新的病例,与“流行病”的斗争已经基本结束。总的来说,我们必须学会与偶发性感染相处,因为各地的医疗资源足以应对偶发性疫情。“

”新加坡模式被外界解释为“动态防御”,即在不封锁城市或关闭商业场所的前提下,鼓励公民加强个人保护,保持社会经济的持续运行。这看起来可能有风险,但一旦成功,它将把疫情的负面影响降至最低。

除了促进恢复工作,国家还采取了一系列救济措施。例如,地方政府已经在推动对企业的财政减免或推迟相关税收。在金融手段层面,姚洋指出,定向低息贷款不是一个好办法。一方面,它范围狭窄,国家无法获得足够的资金。另一方面,很容易造成“寻租”问题。谁能得到低息贷款?与此同时,他还指出,政府应该积极干预,并与业主谈判,以减少或推迟租金。但总体而言,姚洋认为,旨在拯救企业的政策和措施“采取临时性措施,而不是永久性措施”,“只有企业?嬲忌拍苡锌沙中⒄埂薄R虼耍俳指垂ぷ魇堑蔽裰薄?

要解决“融资难”的问题,银行应该被解开。

姚洋认为复工缓慢的另一个原因是融资难的问题没有根本解决。

民营企业融资难是一个“长期”问题。困难的原因在于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就企业而言,中小民营企业风险高,包括两个方面:第一,民营企业经营风险高,平均生存时间为3-5年;第二,存在高风险的非法活动,如诈骗、掏空和挪用资金。这使得银行不敢冒险,也不愿意贷款给中小企业。

为了解决中小民营企业的高风险问题,姚洋说,一方面,政府应该改善民营企业的经营和发展环境。另一方面,民营企业也应该加强内部的风控制,以免给骗子“钻”孔的机会。

其次,就银行而言,大银行对中小型私营企业的业务受到“限制”。第一,大银行贷款给中小民营企业的相对成本太高;第二,不管贷款金额多少,审批程序都是一样的。第三,一旦提高贷款利率,就会面临逆向选择的问题。第四,银行实行的不良贷款终身负责制可能不利于民营企业贷款。

同样,中小型银行是私营企业融资的主要提供者。然而,中小银行没有多少资本,只能依靠银行间贷款来获得资金。值得注意的是,在“承包银行”事件后,他们获得资金的能力明显下降。

目前,央行为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问题提供了一定的政策空间。据高河投资统计,截至3月2日,至少有11个省出台了2020年重点项目投资计划,总投资近30万亿元。然而,姚洋认为这种方法是“老调重弹”,会留下许多“后遗症”我们设法利用了

自2018年新资产管理条例实施以来,姚洋认为,市场化的金融活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一是切断影子银行业务。所谓“影子银行”业务是指银行通过转移表外资金或以市场为导向的方式(信托、基金、小额信贷等)开展金融活动。),新的资本控制法规要求表外基金采用与表内基金相同的资本要求。其次,它打击了市场上具有高风险偏好的机构,私募股权、信托和委托贷款大幅缩水。尽管P2P存在问题,但它不能一棍子打死互联网金融。小额信贷业务也大幅下滑。

自2019年以来,新的资本监管规则已经调整,监管机构正在延长缓冲期。这是一个有利的环境,但也面临着新的资本监管规则出台后如何重建金融市场的问题。

姚洋说,首先,要改变银行的管理要求,取消银行的业务检查和终身贷款责任制。该行的商业之旅相当于给该行加了一件“紧身衣”,让该行躺着赚钱,导致该行没有创新业务的动力。二是对城市商业银行进行甄别,并对掏空行为者的法律责任进行调查并公开。一些彻底腐败的银行必须通过破产程序,从而通知外部监管部门他们是认真的。只有离开好的城市商业银行,民营企业才能获得融资。第三,要认识到中国金融市场由银行主导的现实,并容忍一定数量的影子银行业务。“因为影子银行是从银行向市场输入资金的主要渠道。让他们活着,这样私营企业就可以发行债券。”四是容忍市场上存在高风险偏好的金融机构和企业,如小额贷款公司、贷款援助、互联网金融等。

姚洋分析说,市场化的金融机构具有风险配置能力的优势。银行受到储户风险偏好的制约,必须投资于低风险项目。面向市场的机构有非常不同的风险偏好,可以有效地分配风险。

此外,姚洋认为,由于疫情的影响,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都在采取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中国也应该利用这一轮宽松的环境,将金融市场的重建提上监管机构的议事日程。当前,当务之急是推动企业尽快重返工作岗位,同时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只有这样,才能避免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

研究华为、格力、美团、小米、泰康、联想、品多等顶尖公司,与2000名企业家一起成长。3月份加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会员,享受特别折扣。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了解详情。结束.

制作:审校:吴回到搜狐看更多

责任编辑: